屠呦呦团队发布重大科研新突破

  • 时间:
  • 浏览:23
  • 来源: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_山师教务处_哈尔滨师范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一叶青蒿战“病魔”: 屠呦呦团队攻坚 青蒿素抗药性和红斑狼疮 6月16日晚间,一则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所属团队取得重大科研突破的新闻激起千层浪。 6月17日,新华社发布《屠呦呦团队放“大招”:“青蒿素抗药性”等研究获新突破》称,针对近年来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的“抗药性”难题,屠呦呦及其团队经过多年攻坚,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于近期提出应对“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切实可行治疗方案,并在“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等适应症”“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进展。 针对上述抗药性问题,2019年4月,屠呦呦团队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线亦发布过展望文章,系统总结了最近在治疗疟疾时所遇到的困难,同时给出了解决方案。 在攻坚“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同时,屠呦呦团队还研究发现双氢青蒿素对治疗高变异性红斑狼疮效果独特,目前已开展一期临床试验。“青蒿素对治疗红斑狼疮存在有效性趋势,我们对试验成功持谨慎的乐观。”屠呦呦对媒体说。 攻坚“青蒿素抗药性”难题 疟疾,世界上最主要的传染病致死病因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2分钟就有一个人死于疟疾。21世纪以来,青蒿素和它的衍生物成为全球抗疟的一线药物,2000年至2015年,全球可能患疟疾的人群发病率下降37%、疟疾患者死亡率下降60%,共挽救了620万人生命,来自中医药的青蒿素影响了世界。 青蒿最早记载于《神农本草经》,在《肘后备急方》中明确了对疟疾的治疗作用,自古以来便被我国先民应用于疟疾治疗。自屠呦呦团队发现青蒿素以来,青蒿素衍生物一直作为最有效、无并发症的疟疾联合用药。 然而,世卫组织最新发布的《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显示,全球疟疾防治进展陷入停滞,疟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在2020年前疟疾感染率和死亡率下降40%”的阶段性目标将难以实现。究其原因,除对疟疾防治经费支持力度和核心干预措施覆盖不足等因素外,疟原虫对青蒿素类抗疟药物产生抗药性是当前全球抗疟面临的最大技术挑战。 目前疟疾疫区已经出现了青蒿素耐药迹象。青蒿素抗药性的问题是大湄公河次区域及非洲部分地区所面临的公共卫生难题,对疟疾感染者采用青蒿素联合疗法(“青蒿素药物”联合“其他抗疟配方药”疗法)的三天周期治疗过程中,疟原虫清除速度出现缓慢迹象,并产生对青蒿素的抗药性。 青蒿素联合疗法是目前世卫组织大力推广的一线抗疟疗法,是当前全球抗疟的最重要武器。一旦疟原虫普遍对其产生抗药性,后果将十分严重,全世界科学家都非常担心“青蒿素抗药性”进一步恶化。 对此,屠呦呦也一直在关注。早在2016年,在诺贝尔奖得主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记者问屠呦呦,诺贝尔奖会给她的科研带来什么改变。屠呦呦直言,她关心的是青蒿素抗药性的问题。 抗药性即耐药性,系指微生物、寄生虫以及肿瘤细胞对于化疗药物作用的耐受性,耐药性一旦产生,不仅导致当前药物失效,同时也会导致一系列相关药物无法起作用。有数据统计,90%以上的化疗患者因发生耐药而死亡。因此,对于耐药性机理的研究及抑制是癌症治疗研究中的重要内容。 2019年4月25日是第12个世界疟疾日,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和中药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国际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提出了“青蒿素抗药性”的合理应对方案。 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和中药研究所特聘专家王继刚研究员作为主笔,同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屠呦呦等五位专家携手,基于青蒿素药物机理、现有的治疗方案、耐药性的特殊情况和原因以及药物价格等诸多因素,从全局出发,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应对“青蒿素抗药性”的合理方案。 据介绍,要正确认识“青蒿素抗药性”现象,就必须先了解青蒿素的作用机理。与一般药物不同,青蒿素需要被激活才能发挥作用,其在人体内半衰期短,仅为1-2小时,而临床上推荐采用的青蒿素联用疗法疗程只有3天,因此青蒿素真正高效的杀虫窗口只有有限的4-8小时。 现有的耐药虫株则充分利用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可能通过降低青蒿素激活程度来减轻药物压力,一是改变生活周期,进一步缩短敏感杀虫期(滋养体时期);二是暂时进入类休眠状态,减缓代谢速率、血红蛋白降解速度及血红素的释放。一旦耐药虫株进入滋养体时期,就能够被青蒿素快速高效地杀灭。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3天的青蒿素联用疗法对耐药虫株疗效不佳,一旦延长用药时间,疟疾患者还是能够被治愈的。除此之外,现有的“青蒿素抗药性”现象,在不少情况下,其实是青蒿素联合疗法中的辅助药物发生了抗药性。针对这种情况,更换联用疗法中的辅助药物,就会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屠呦呦团队认为,通过简单的调整现有治疗方案,比如特异性地替换青蒿素联合疗法中的辅助药物或适当延长用药时间,就能够有效地解决现有的“青蒿素抗药性”问题。 上述刊登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文章还讨论了抗疟药物的价格。 “青蒿素抗疟药价格低廉,每个疗程仅需几美元,适用于疫区集中的非洲广大贫困地区人群。聚焦研发廉价青蒿素抗疟药有助于实现全球消灭疟疾的目标。”屠呦呦对媒体说。 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继刚指出,短时间内,在效力、安全性和耐药风险方面优于青蒿素类药物的下一代抗疟药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而且药物研发项目的高昂成本会影响新药的价格,并有可能阻碍最有需要的患者获得药物。 “全球疟疾防控与中国政府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行动倡议主旨高度一致。”世卫组织全球疟疾项目主任佩德罗·阿隆索说,“截至目前,青蒿素联合疗法治愈的疟疾病患已达数十亿例。屠呦呦团队开展的抗疟科研工作具有卓越性,贡献不可估量。” 红斑狼疮一期临床试验结果谨慎乐观 在攻坚“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同时,屠呦呦团队还研究发现双氢青蒿素对治疗高变异性红斑狼疮效果独特,目前已开展一期临床试验。 根据屠呦呦团队前期临床观察,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有效率分别超90%、80%。佩德罗·阿隆索肯定了这种可能,同时他也认为,必须进一步根据国际标准,经周密设计和严格实施的临床试验才能得出最终结论。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显示,由屠呦呦团队所在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提交的“双氢青蒿素片剂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盘状系统性红斑狼疮的适应症临床试验”申请已获批准。昆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负责单位开展临床试验。 昆药集团医学经理薛乔介绍,在屠呦呦团队的指导下,该临床试验一期于2018年5月正式启动,设计样本共120例,由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等全国15家牵头单位共同参与开展。 据介绍,报名参加该临床试验的中外患者约500人,经过“疾病活动性评分”等多流程严格筛选,首批志愿患者已入组开展试验,从目前情况看,志愿患者没有发生非预期不良事件。 一直以来,系统性红斑狼疮被视为“不治之症”,是一种严重的、致死性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属于医学领域的世界性难题。据报道,在我国,患病率高达1‰,人数达百万之多。由于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病机制复杂、病程漫长等特点,尤其在药物疗效、安全性方面极具挑战性,药物开发难度巨大,导致治疗SLE有效方案长期严重缺乏。 屠呦呦对媒体说,青蒿素对治疗红斑狼疮存在有效性趋势,对试验成功持谨慎的乐观。6月17日,屠呦呦团队科研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对红斑狼疮的研究,目前只是获得了临床一期数据,一般要临床二期数据形成之后,才能报批生产,临床三期数据出来后,才是对生产最有说服力的数据。而对青蒿素抗药性的研究,目前也处于早期阶段,最终的成果,要以临床数据为准。 [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9年06月18日 07:12

猜你喜欢